意式美学与现代声学技术的完美结晶 Albedo Aptica阿特卡落地箱

不用我介绍,相信很多看到图片的读者,立即就猜到这是一款来自意大利的音箱了。没错,这是意大利品牌Albedo推出的Aptica阿特卡落地箱。这个品牌近年在代理商的推广下频频亮相各大音响展,现场听感已经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但直到这两个月,才来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为什么能够一眼断定这是来自意大利的产品呢?首先当然是哪如艺术品一样的造型设计和精雕细琢的制造工艺了。这一点你还不得不服意大利人,他们仿佛与生俱来就有这种艺术天赋,设计产品顺手拈来就能够透露出胜人一筹的美感。这其实不难解释,意大利之所以被称为欧洲文化中心、文艺复兴发源地,当然是有原因的。1260年被誉为新艺术的开端,中世纪的意大利艺术发生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变化。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地区,一块位于三种文化(希腊、罗马和伊斯兰)交汇碰撞的土地,是这一运动出现的核心,那里尚保存着大量古代的遗迹

再比如,巴洛克艺术就于16世纪后半期在意大利兴起,17世纪步入全盛期,18世纪逐渐衰落。巴洛克艺术对于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与19世纪的浪漫主义都有积极影响。巴洛克的艺术风格得到教会强有力的支持,主要流行于意大利、佛兰德斯、西班牙等天主教盛行的国家。意大利艺术大师贝尼尼和佛兰德斯画家鲁本斯的作品,反映了17世纪巴洛克艺术最辉煌的成就。不仅在绘画方面,巴洛克艺术代表整个艺术领域,包括音乐、建筑、装饰艺术等,内涵也极为复杂。但最基本的特点是打破文艺复兴时期的严肃、含蓄和均衡,崇尚豪华和气派,注重强烈情感的表现,气氛热烈紧张,具有刺人耳目、动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著名的美学家和美术史家,西方艺术科学的创始人之一,出生于瑞士苏黎世的Heinrich Wǒlfflin海因里希・沃尔夫林(1864-1945)就著有《古典艺术: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导论》一书,分两部分讨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第一部分为作品研究,分别介绍、赏析文艺复兴盛期大师们和这些大师前辈们的作品;第二部分为理论研究,描述了文艺复兴古典风格所具有的审美理想、审美观念和绘画形式的特征。
 
好声音以技术为本

当我真正了解Albedo这个品牌,却发现在造型艺术之外,他们产品理念是真正将古典艺术与现代声学技术完美结合,不但形而下的设计与工艺无与伦比,形而上的内在技术理念和声音表现同样令人钦佩。

厂方的网站有一段自我介绍:90年代初,Massimo Costa马西莫・科斯塔(意大利DIY音频杂志《Costruire Hi-Fi》主编)和Giuseppe Pucacco朱塞佩・普卡科(罗马大学物理系博士)一起讨论传输线扬声器系统的系列问题,首次制定了一个严格的数学模型来描述这种特定的声学配置。这项研究的第一个成果是开发专有软件,以非常精确地模拟任何经典传输线系统的状况。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因为它能够突出在此之前发展的其他项目的局限性,以及行业中存在的关于传输线概念的若干神话的不一致之处。最后,他们得出结论,虽然传输线设计已是半个多世纪的研究课题,但仍值得进一步的研究和理解。因此,他们努力找出最合适的吸收声学材料及其在管道内的最佳配置,目的是不衰减系统效率。对当时行业提供的纤维材料进行了长期而彻底的调查,最终确立了他们的预设。1995年,这一研究的结果催生了第一个Albedo项目,一个装有4英寸口径喇叭单元的双向扬声器系统,由另一家公司引入意大利市场,并且取得了良好的商业成功,得到了专业高保真杂志的优秀评论。

Albedo从一开始就明确了这个声学项目的三个主要方面:

声相位控制
均衡传输线负载
超高强度机械耦合

而源于此研究成果,Albedo的设计是在深入分析声波重播领域的两个基本问题的基础上提出的:一是技术发展问题,二是用户对纯性能、可靠性和易用性的实际需求。从一开始,这些元素就被定义为所有产品设计的理论基础。相位响应是准确的瞬态再现所必需的,因此,对于声源的正确聚焦和声音透视的呈现也是必要的。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必须将喇叭单元的正确几何设置与分频网络设计相结合。值得注意的是,鉴于声音感知的心理声学方面,时间域再现的一致性对音调平衡也起着重要作用,其作用至少与频率响应中的线性同样重要。

另外,对传输线系统的选择,是因为Albedo坚信,它是提升低音表现的最佳组合,以及在音调平衡和时间响应方面的不妥协的高质量重播。因此,为了达到这一最优设计,Albedo设计了一个完全创新的系统,在传输线技术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从纯机械结构的角度看,通过理想的喇叭单元和箱体的耦合,以及箱体支撑的力学条件,通过抑制整个机械系统的共振模式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实现了消除有害谐振,让喇叭单元完美工作的目标。除了这些设计标准,Albedo采用了更好的喇叭单元以实现最佳的音质,最终选择了德国Accuton陶瓷振膜喇叭单元,其超硬的振膜特性,能够产生良好的瞬态响应和非常低的失真。

喇叭单元是德国Accuton的陶瓷振膜产品

坚持小口径喇叭单元理念

Albedo目前产品线有6款音箱型号,从小到大分别是Amira、Aptica、Axcentia、Acclara、Alecta、Atesia。其中最小的两款箱体设计一致,只是喇叭单元不同,入门级的Amira没有使用Accuton陶瓷单元,从Aptica开始则采用昂贵的陶瓷喇叭,甚至钻石振膜高音(旗舰的Atesia)。本文主角Aptica为身材纤巧的落地式设计,上宽下窄后半圆并且大角度后仰的箱体造型极具艺术美感。前障板的下半部分雕刻着如波浪状的纹理,起到扩散声波与艺术化修饰的双重作用。前障板上端安装了两只来自德国Accuton的陶瓷振膜喇叭单元,上方是1英寸口径的凹盘高音,下方是6.25英寸的中低音。采用小口径喇叭单元仿佛是Albedo的一贯理念,他家高达1.9米的旗舰Atesia也仅是使用8英寸口径Cell系列凸盘低音单元,可见Albedo非常注重低音单元的速度响应性能。

资料来源:LAUTSPRECHER

融合声学原理和造型美学的设计

上面提到Albedo非常注重声相位的准确性,而大角度后仰的箱体就从结构层面上提供了最佳相位的基础,让两只喇叭单元的发声点处于垂直面上,声音到达聆听位置的距离得以保持一致。这样的设计还带来简化分频器的好处,Aptica仅需一阶(-6dB)斜率滚降的分频线路,就可以让两只喇叭单元顺畅衔接,从而减少了分频器对功放能量的损耗,保留了更多的声音细节。

大家是否留意到高音单元面板两边布置了两片布满孔洞的镜面金属板呢?那是为改善高音衍射的陷阱DSD系统。另一方面,Aptica是传输线系统领域多年研究的成果。在Aptica小巧的箱体内,蕴藏着厂方称之为Helmholine System的Transmission Line传输线设计,国内音响迷也称这种设计为“迷宫箱”,其利用箱体内从中低音单元后方开始经过往复弯折的变截面长距离“管道”,把振膜后方的能量传递到箱体外,从而让低频更深沉更有力量。那传输线的出口在哪里呢?在箱体下部接线柱的地方,由透孔镜面不锈钢片覆盖装饰,并且兼做了产品铭牌。这个面作了大斜角处理,前端是作为箱体主骨架的粗壮的T型钢,后端接线柱呈45度向下布局,连接线材操作也很顺手。

再来,这款设计独特的音箱是如何站立的呢?原来,是靠箱体下部外露的T型钢,连接锁紧附带的大型厚金属底板,并且通过4只粗壮的不锈钢角锥与锥垫落地。这块底板靠前的位置还作了小角度弯折处理,以增加机械强度。设计巧思兼顾了美学和力学合理性两大诉求,懂行的朋友了解过后一定赞不绝口。

底座是一块厚板,然后箱体以一个T型钢以三颗螺丝紧固在厚底板上。同时底板四角以粗壮的不锈钢角锥和原配四个锥垫落地

接线柱的角度很方便连接线材,同时,这块饰板上的孔洞就是传输线的出口,让气流通过向下扩散,带来更好的空间感

令人意想不到的通透厚润音质

这对小型落地箱难推吗?经过几台功放的搭配,我觉得不算难,尤其是对功率的需求并不严苛,反而需要搭配音质足够好的前端,才能发挥出陶瓷单元最迷人的音质特色。试听的这段时间杂志社同时也在测试德国MC的Referenz 611前级和812立体声后级,每声道300W功率对于Aptica而言,驱动力、控制力和音质鲜活感简直如超跑般畅快淋漓。我也试过用每声道80W的Marantz马兰士PM-KI Ruby合并功放来搭配,对于小巧的Aptica落地箱而言简直是绝配,音质与速度都不比更贵的MC前后级逊色。在常规家庭的搭配中,我更推荐这套组合。

从体型来说,Aptica充其量是一款小型的落地箱,甚至低音的尺寸和箱体容积比一些书架箱还要小。但从声音表现上来看,可以肯定地说:Aptica比那些低音单元更大的书架箱声音表现还要好,它的低频延伸标示45Hz,但或许得益于使用传输线箱体设计,实际聆听时低频的能量却以往听过的使用陶瓷单元的同类型音箱显然更丰厚、更饱满。而且低频的质感依然能够维持陶瓷单元通透、干净的优点。重播让不少音响迷愁眉苦脸的《鬼太鼓座-富岳百景》,这张敲击乐录音配置了大小不同的太鼓,在以往我几乎就不敢用陶瓷单元来播放。录音中或急切、或雄浑、或快速、或沉稳的鼓声,Aptica展现出来的气势,完全不像是一对小型落地箱,而更像是中型落地喇叭。《富岳百景》鼓乐的场面虽热闹而且复杂,但Aptica则能有条理地铺陈,那种饱满、通透又不压迫的质感,让我见识了陶瓷单元原来还有这一面的。

再比如重播《Linn Records SACD Vol.3》示范专辑的第三段,由Judith Owen演唱的《Painting By Numbers》,这首颇有Folk民谣风格的音乐里,鼓和低音作为音乐基础的铺垫都表现出很强的重量感,Aptica的低音口径虽然不大,但重播却是很到位而且不牵强的。再加上,Aptica营造音场的能力堪称楷模,在适当摆位调整下,那庞大通透的三维空间感清楚地展现了出来。有趣的是,Aptica表现出来的是向后延伸的音场,而不是前倾的音场,那清晰通透的音场巧妙地在喇叭后方营造出来,更显宽深。同样是《Linn Records SACD Vol.3》第7段《帕格尼尼随想曲》,可以听到钢琴演奏时的空间特别庞大,录音场地听起来很高、很宽,音乐气氛像是钢琴独自在教堂那偌大的空间里独白,钢琴此起彼落的颗粒跳动,音色通透中不乏光泽色彩,晶莹剔透又不乏厚度。
 

这款造型优雅的落地箱为二分频二单元设计,结合Helmholine传输线箱体设计,全频的能量与音质均有不俗表现

深远富层次的音场

而这种优秀的音场营造能力,在重播交响乐时更显精彩,比如杜达梅尔指挥的贝多芬《第五‘命运’、第七‘英雄’交响曲》,以往我很难从小音箱中听到令人满意的效果,要么声音能量不够而显得音场空虚、要么爆棚力道不足难以展现音乐的宏伟。而这款小巧的落地箱却呈现出令人意料之外的气势和声音密度感,在开阔且向后延伸的音场中,管弦乐团的各声部的音色、规模感的呈现依然有板有眼,层次丰富而且线条分明,小单元的中频密度感一点都不空虚。当然了,若论低频的力度和冲击力、倍大提琴和大号最低的几个音,Aptica的表现依然受限于单元的口径和箱体体型,未能达到大型落地箱那种宽松和从容,定音鼓敲击的力度也稍显轻盈了一些。但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这些方面都表现很棒的话,那么你让Albedo的那些大型落地箱还怎么卖呢?

重播人声极具美感

事实上,Aptica的长处是以温柔的姿态来表现音乐的美感,那种轻松流畅的本质,倒是自始至终令人喜欢,尤其是温柔婉约的质感,在表达人声的时候就令人眼前一亮。如果你认定LS3/5A是最佳的人声重播音箱,那你就一定要听听Aptica了,虽然不能说后者就比前者好,但也可以说各有千秋。就好比两位气质不同的美女,一位阳光开朗、大方得体,一位像一朵春天里的牡丹端庄明艳,至于你喜欢哪位就自行对号入座了。比如重播龙源唱片出版女低音佳明演唱的《来日方长》专辑,那醇美的人声听起来就很舒服,口型结像大小适中,不会像针点般羸弱,而是如碗口般健康。而重播Renee Fleming的《Bel Canto》,Fleming的歌声也显得格外透明而凝聚,可见Aptica重播的人声在宽松浑圆中充满音乐韵味,气息清透中不乏甜味,听感非常讨好人。

总结

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听完这款Aptica落地箱,我就如同再次去到意大利,游历千年教堂和历史街区时的心情一样,到处保留着历史痕迹的建筑与雕塑下,街头艺术家演奏着悠扬乐音,行走其中仿佛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面对Aptica落地箱,我不断感叹那巧思绝伦的造型艺术,以及声音艺术的美感追求,真的只有意大利人才能融合拿捏得如此到位。

系统:落地式双向线性相位
加载:Helmholine系统(通过谐振器过滤的传输线)
驱动器:6.25英寸陶瓷中低音,1英寸陶瓷高音(DSD技术)
交叉:声学一阶(-6dB斜率)线性相位
标称阻抗:8欧姆
灵敏度:85dB(SPL 2.83V/1m)
频率响应:45Hz-32kHz
尺寸(HWD):101×19×26 cm
重量:净重19公斤
饰面:Black Oak黑橡木、Graphite石墨乌木、Makassar马卡萨乌木、Black Lacquer黑色环保漆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