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营利剧团上千家,它们是如何生存的?

先给一些统计数字(来自美国TCG戏剧组织网站):

1961年,全美非营利性质的职业剧团/剧院(not-for-profit professional theatre)有16家。2004年,共有1447家。

年度共上演 1万1千出剧目,16万9千场演出, 3200万 观众,付薪人员10万4千人(创作、管理、工人等) 。

2004年,我专门走访了位于印第安纳州首府的Indiana Repertory Theatre, (以下简称 IRT) 。

在访问之前,我已经慕名在IRT观看了多部精彩演出。剧院艺术总监珍尼特・艾伦女士(Janet Allen)在她充满艺术气氛的办公室里热情接待了我。艾伦女士本身是位戏剧学者和导演,曾获戏剧艺术硕士学位,已经在 IRT 工作了二十多年。(注:在今天艾伦女士还是该剧院艺术总监)

艾伦女士首先向我介绍了IRT的简要历史。剧院成立于1974年,由印第安那大学戏剧系的三名毕业生创办。经过三十年的发展,该剧团已经跻身于美国一流地区剧院行列,目前包括一个主剧场、一个小剧场,地处市区繁华地带。该剧院也是印第安那州唯一的全职业非营利性剧团,这意味着剧团可以完全不依赖义工而以薪金聘用全部演职人员和工作人员。

艾伦女士还提到了美国地区职业剧院发展的一些历史背景。1950年代,一批具有专业精神的戏剧人认为百老汇戏剧的商业性对戏剧艺术产生了不良影响,于是决定发展一种不同于商业剧场的专业剧院,以经典剧目演出为主。随着1963年明尼阿波利斯市格斯瑞剧院(Guthrie Theatre )的正式成立, 美国各地的主要城市纷纷成立这种类型的剧院,以专业水准制作演出经典和优秀的剧目。1965年美国政府的国家艺术基金也促进了这一运动的发展。IRT可以说就是在这种运动背景之下兴起的。

Ms. Janet Allen在艺术总监办公室,邢剑君 摄

 

牙坚持重新开演的剧目来现在的日子依旧不好过。作为美国戏剧和音乐剧的重要发扬地,百老汇也受此次疫情影响严重,“关门”到“继续停演”,背后的种种决策与应对,再到国内剧院的“开”还是“不开”,于整个演艺行业来看,值得我们一同来探讨。

来源 |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作者 | 夏雨尘

1

资金问题

据我所知,许多非营利剧团都面临的严重的资金问题,而近几年美国经济的不景气更加重了这种困境。那么IRT是怎么应对和处理这一问题呢?

艾伦女士向我介绍了剧院的财政状况。剧院运营的经费主要来自以下几方面:1,政府资助;2,票房收入;3,个人和社会组织的赞助和捐款。IRT约39%的运转收入来自个人、组织和基金会。其他约60%靠票房收入。一般剧院的主要资金是来自赞助和捐款,IRT 能做到主要经费来自票房实属不易。

在提到企业基金会的资助状况时,艾伦女士开玩笑地形容这笔资金是“有今天没明天”。因为企业和剧院没有什么合约,它们随时可以停止资助。幸运的是,所在地印第安那波利斯市有一家世界500强的礼来公司,这家制药行业巨头在该市崛起,不仅有资助文化事业的传统,而且它的文化基金对象又主要面对本州。这使IRT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了一部分相对稳定和充足的经费来源。

那么从政府方面而来的资助如何呢?在听到中国很多剧团有政府财政拨款时,艾伦女士说这让她非常羡慕,在美国则不可能。美国政府既不办剧团也不管演出,资助只是出于扶持文化事业的考虑,主要体现在税收方面。

 

,对于大部分选择咬牙坚持重新开演的剧目来说,现在的日子依旧不好过。作为美国戏剧和音乐剧的重要发扬地,百老汇也受此次疫情影响严重,“关门”到“继续停演”,背后的种种决策与应对,再到国内剧院的“开”还是“不开”,于整个演艺行业来看,值得我们一同来探讨。

来源 |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作者 | 夏雨尘

2

管理模式

谈到剧院的运作管理,艾伦女士说IRT的管理和其他美国非营利性地区剧团基本没什么两样。剧团设有董事会,负责重大问题的决策,成员包括主席、副主席、秘书和财务等。由董事会聘任的艺术总监和行政总监是剧团主要领导。其中艺术总监是一院之首,更要对剧团的艺术方面负责。行政总监负责日常的行政事务。目前剧团只有一名驻团剧作家,不设驻团演员。IRT 唯一一名驻团演员还是院副艺术总监。每次演出所需演员都从全国各地招聘而来。

艺术总监每年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选择下一演出季的剧目。演出剧目主要从思想性和娱乐性考虑:一方面是美国历史上的经典戏剧,像尤金・奥尼尔,阿瑟・米勒等人的作品;另一方面是以莎士比亚为代表的世界经典戏剧。还有就是国内外上演不久的成功或热演作品。选择剧目的另一个考虑方面就是观众欣赏口味。剧团设有专门的观众部,负责收集观众资料和观众意见,还组织“观众俱乐部”等活动。

 

,对于大部分选择咬牙坚持重新开演的剧目来说,现在的日子依旧不好过。作为美国戏剧和音乐剧的重要发扬地,百老汇也受此次疫情影响严重,“关门”到“继续停演”,背后的种种决策与应对,再到国内剧院的“开”还是“不开”,于整个演艺行业来看,值得我们一同来探讨。

来源 |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作者 | 夏雨尘

3

坚守使命

最后谈到了剧院的性质和使命。艾伦女士认真地说,IRT 是非营利的地区职业剧院,它的使命是 “为所在地区提供高质量的、兼顾娱乐性和教育性的戏剧文化活动”。服务社区是一个主要出发点,剧院主要活动都是围绕着这一使命开展的。举例来说,剧院绝对不会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而让票价超过观众能接受的程度。IRT每年制作8、9台大戏,形成一个演出季。去年(2003年)观看演出的观众达到12万5千人次,其中包括4万多的在校学生。

由于所得经费来之不易,剧院很珍惜每一分钱,基本不搞奢华的场景,而是保证在每年预算内排演出足够的演出剧目,同时保证低廉的票价。IRT 的单张票价一般在20到40美元左右,对于老年人、青少年和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优惠。

IRT 在戏剧推广和教育方面所开展的工作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年他们都专门为学生特别制作两个剧目、组织学生专场,配合学校的戏剧教育活动,还常年举办青少年戏剧培训班等。对戏剧的大力普及,既培养了未来的观众,也发挥了戏剧独特的美育作用,这也是剧院社会责任感的一种表现。

艾伦女士最后提到,像IRT这样,很多美国地区非营利剧院都是在追求戏剧艺术发展的同时,努力建设成一个地区戏剧文化的家园。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